WEALTH HEALTH LECTURE

——財富健康講堂——

2020中國宏觀形勢 看完這篇報告全明白了!

2019-11-26


看中國,觀世界。知大勢,懂投資。


對所有關心中國經濟的人來說,即將過去的2019年是充滿風雨考驗的一年,雖然頂著巨大的下行壓力,但中國經濟仍然保持了平穩持續的增長,成為拉動世界經濟增長的強勁引擎。


放眼前路,未來的不確定性和變數會更多,既有貿易爭端、地區沖突等國際外部因素,也有供給側改革、轉型升級等國內重要任務。那么,到底有哪些要點值得廣大投資者關注?中國經濟和世界局勢下一步將會呈現怎樣的形態?


作為中國領先的財富管理與生活健康管理專家咨詢品牌,匯中財富始終以客戶為中心,依托全球化的資源配置優勢,用專業、專心、專注、創新融合跨行業優質資源,構建了“財富管理+健康管理”的高端生態圈,滿足新經濟時代下客戶全方位的財富管理需求。


為了幫助投資人辨明大勢,洞悉未來,我們精選高價值、高含金量的專業研究報告與您分享,助您投資快人一步,成果更勝一籌!



近日,恒大集團首席經濟學家兼恒大經濟研究院院長任澤平及其研究團隊,針對中國宏觀經濟形勢進行深度解讀,發表《大時代——2020年宏觀展望》一文,主要觀點如下:


01、中美貿易摩擦兩國都要關注解決自身問題


對于當前較為熱門的中美貿易摩擦問題,任澤平則認為中美兩國都有自己的問題需要解決,內部影響遠大于外部影響。美國真正的問題不是中國,而是自己,如何解決民粹主義、過度消費模式、貧富差距太大、特里芬難題等。20世紀80年代美國成功遏制日本崛起、維持經濟霸權的主要原因,不是美日貿易戰本身,而是里根供給側改革和沃爾克遏制通脹的成功。


中國真正的問題也不是美國,而是自己,是如何建設高水平的市場經濟和開放體制,貿易戰本質上是改革戰。更深層次來看,中國需要制定新的立國戰略。中國最重要的外交關系是中美關系,中美關系的本質是新興崛起大國與在位霸權國家的關系模式問題,即選擇韜晦孤立、競爭對抗還是合作追隨。從過去幾百年新興大國崛起的歷史來看,當前中國所面臨的貿易戰、經濟戰、資源戰、金融戰等都是無法避免、必須面對的。但是今天的中美關系,跟過去英德、英美、美日、美蘇的關系不盡相同,既不是英德、美蘇那種你死我活的全面競爭對抗關系,也不是英美那種同種同源的合作追隨、順位接班關系,更多的是競爭合作關系。



因此,中國需要在美國回歸到本國利益優先的霸權思維大背景下,樹立并宣揚一種對全世界人民具有廣泛吸引力的美好愿景和先進文明;在美國回歸貿易保護主義的大背景下,以更加開放大氣的姿態走向世界;在美國四面開戰的大背景下,全面深入地建立與東南亞、歐洲、日韓、中亞等的自由貿易體系以實現合作共贏;歷史是有規律的,凡是不斷吸收外部文明成果、不斷學習進步的國家,就會不斷強大;凡是故步自封、阻礙時代潮流的國家,不管多強大,都必將走向衰敗。


任澤平認為,隨著中國經濟崛起、中美產業分工從互補走向競爭以及中美在價值觀、意識形態、國家治理上的差異愈發凸顯,美國政界對中國的看法發生重大轉變,鷹派言論不斷抬頭,部分美方人士認為中國是政治上的威權主義、經濟上的國家資本主義、貿易上的重商主義、國際關系上的新擴張主義,是對美國領導的西方世界的全面挑戰。中國經濟崛起挑戰美國經濟霸權,中國進軍高科技挑戰美國高科技壟斷地位,中國重商主義挑戰美國貿易規則,中國“一帶一路”倡議挑戰美國地緣政治,中國發展模式挑戰美國意識形態和西方文明。


中美貿易摩擦從狹義到廣義有四個層次:縮減貿易逆差、實現公平貿易的結構性改革、霸權國家對新興大國的戰略遏制、冷戰思維的意識形態對抗。縮減貿易逆差可以通過雙邊努力階段性緩解,但如果美方單方面要求中國做出調整,而不徹底改變自身高消費低儲蓄模式、對華高科技產品出口限制、美元囂張的超發特權等根本性問題,美國的貿易逆差不可能從根本上削減,無非是類似當年美日貿易戰之后美國對外貿易逆差從日本轉移到中國,未來再從中國轉移到東南亞。在實現公平貿易的結構性改革方面,中國可以做出積極改革,這也是中國自身發展的需要。但是,這些都難以滿足美方戰略遏制中國高科技升級和大國崛起的意圖。


中美貿易摩擦無異于最好的清醒劑,我們必須清醒地認識到中國在科技創新、高端制造、金融服務、大學教育、軍事實力等領域與美國的巨大差距;必須清醒地認識到中國在減少投資限制、降低關稅、保護產權、國企改革等領域還有很多工作要做;必須清醒地認識到中美關系從合作共贏走向競爭合作甚至戰略遏制;必須堅定不移地推動新一輪改革開放,保持戰略定力。


02、中國經濟形勢通縮不是通脹


任澤平表示,近期市場對經濟下行還是企穩、通縮還是通脹、降息還是不降息等問題爭議較大。央行一方面要“應對短期經濟下行壓力加大”,另一方面還要“防止通脹預期發散”,可謂左右為難。我們認為,每個階段的宏觀經濟形勢都有一個主要矛盾,要抓主要矛盾,當前宏觀經濟形勢的關鍵是經濟下行壓力持續加大,“拿掉豬以后都是通縮”,“不能為了一頭豬犧牲整個國民經濟”,要把穩增長放在更加重要的位置,財政優于貨幣,貨幣政策的關鍵是寬信用。



經過2019年初短暫的“小陽春”,經濟于二季度再度進入下行通道,十年來經濟波動下行尋底路漫漫。當前中國經濟持續下行主要不是外部因素(世界經濟周期下行和中美貿易摩擦),而是內部因素,比如民營企業家被誤傷被歧視信心不足、地方政府約束多激勵少積極性不夠、國企改革涉及的深層次基本理論和認識問題與1998年前后差距較大方向不同、部分改革雷聲大雨點小、有些政策一刀切不能實事求是因地制宜、對外開放進入行政壟斷和意識形態的深水區、傳統增長動力正在衰減而新增長動力尚待培育。


任澤平預計中國經濟將在2020年前后再下臺階,步入“5”時代。每個階段的宏觀經濟形勢都有一個主要矛盾,要抓主要矛盾,當前宏觀經濟形勢的關鍵是經濟下行壓力持續加大,“拿掉豬以后都是通縮”,“不能為了一頭豬犧牲整個國民經濟”,要把穩增長放在更加重要的位置,財政優于貨幣,貨幣政策的關鍵是寬信用,長期通過市場化導向的改革開放釋放微觀主體活力,重振中國經濟信心。


03、當前最好的投資機會在中國



盡管仍有不少人對中國經濟提出質疑,但任澤平通過一系列數據表明,當前中國經濟仍平穩持續增長,最好的投資機會仍在中國。規模方面,中國14億人,擁有全球最大的市場和最大的中等收入群體(4億人群),美國3.2億人,日本1.3億人,德國8000萬人,全球77億人;中國的勞動力資源近9億人,就業人員7億多,受過高等教育和職業教育的高素質人才有1.7億,每年大學畢業生有800多萬,人口紅利轉向人才紅利;


改革創新方面,中國創新創業十分活躍,新經濟獨角獸企業數僅次于美國,中美獨角獸企業占全球70%;新一輪改革開放將釋放新紅利,開啟新周期。


GDP及潛力方面,2018年中國人均GDP為9700美元,不到美國的1/6,發展潛力巨大;中國GDP增速6%以上,是美國的3倍;另外,2018年中國城鎮化率59.6%,發達經濟體大部分超過80%,城鎮化還有20個百分點空間。


04、以六大改革為突破口開啟新時代新周期


任澤平認為,當前中國面臨內外雙重壓力,短期通過財政貨幣政策逆周期調節促進經濟平穩運行,長期則需要通過改革開放提升全要素生產率,主要有6點,包括:

一是放開汽車、金融、能源、電信、電力等基礎領域及醫療教育等服務業市場準入,培育新的經濟增長點。


二是深化國企改革,以黑貓白貓的實用主義標準,落實競爭中性和所有制中性,消除所有制歧視。


三是建立居住導向的新住房制度和長效機制,關鍵是人地掛鉤和金融穩定。


四是中央政府加杠桿、轉移杠桿,讓微觀主體輕裝上陣,大規模減稅,基礎設施建設。


五是大力發展多層次資本市場,從間接融資到直接融資,發展PE、VC等。


六是當務之急是調動地方政府和企業家積極性,給地方官員新的激勵機制,給民營企業家吃定心丸,事業都是人干的。

 

05、2020怎么干?任澤平提四大建議


任澤平認為,當前宏觀政策選擇,財政優于貨幣,貨幣優于匯率。2009年以來,地方政府、企業、居民三大部門不斷加杠桿,杠桿率較高,再加杠桿空間有限,我們處在金融周期和債務周期的高點,防化風險重要性凸顯。財政政策是結構性政策,減稅降費、基建等有助于擴內需、降成本、調結構,不同于總量的貨幣政策。匯率政策目前更多是市場化,且受中美貿易談判的制約。


建議一:

 2020年財政政策更積極,平衡財政轉向功能財政,上調赤字率和專項債發行規模,支持減稅和基建。


建議二:

2020年貨幣政策進行正常的逆周期調節,不大水漫灌,該降息降息,通過小幅、高頻、改革方式降息,引導實際利率下行。疏通利率的傳導機制,改善流動性分層,消除所有制歧視,糾偏房地產融資過緊,對剛需和改善型需求給予重點保障,從寬貨幣轉向寬信用。


建議三:

2020年房地產政策從過度收緊回歸中性穩定,中央的定調是“三穩”,不是“三松”也不是“三緊”。老成謀國是時間換空間,一方面要防止貨幣放水刺激資產泡沫,另一方面也要防止過度收緊主動刺破引發重大金融風險。過度遏制房地產合理的融資不僅加重經濟下滑,而且加重經濟金融風險。房地產一半是金融,一半是實體經濟,是制造業,帶動的上下游產業鏈條較長,有必要推動改革更多地發揮其實體經濟的功能,回歸居住屬性和制造業屬性。不要從一個極端走向另一個極端,從放水刺激到過度收緊。穩地價、穩房價、穩預期,利用時間窗口推動住房制度改革和長效機制,關鍵是金融穩定和人地掛鉤,促進房地產市場平穩健康發展。


建議四:

2020年供給側改革因地制宜實事求是,糾偏部分地方部分部門一刀切運動式做法。2016年以來,供給側改革、三大攻堅戰成效顯著,對外開放水平明顯提高,營商環境大幅改善,政令暢通。供給側改革的大方向是對的,成績是主要的,但改革方式需完善,部分領域改革不徹底,需要更好地把握好政策的“度”,防止運動式、一刀切,誤傷民營和中小企業。執行層面需要實事求是、因地制宜、又紅又專。



相關內容

掃一掃X

匯中財富

關注匯中財富官微

青龙出海怎么玩 双色球怎样选号 下载游戏单机捕鱼达人 精准幸运飞艇网页计划 吉林快3 黑龙江时时彩开奖记录 海王捕鱼兑换码在哪 时时彩后三跨度表 X雪缘园 千图网可以上传赚钱吗 甘肃攒劲麻将连输十把 广东十一选五助手 广西快乐双彩走势图 手机牛牛棋牌辅助软件 老11选5 欢乐生肖游戏怎么玩 德州麻将下载

  Powered by CmsEasy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