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新聞中心——

降息降準將至?央行重磅發聲 信息量超大

2019-03-13

2018年,針對小微企業、民營企業融資難、融資貴的問題,政策層面打出了一系列的降準組合拳,但實際效果甚微。

3月10日,央行行長易綱在兩會記者會上表示,金融危機后,現在發達國家的法定存款準備金率比較低,但超額存款準備金率較高。發展中國家一定的法定存款準備金率是合適的,通過下調準備金率在中國目前情況下還有一定空間,但比起前幾年小多了。


政策呵護小微及民營企業


2018年至今,金融市場的風險聚焦點多數集中在民營企業、小微企業。內憂外患的經濟形勢下,民企遭受了前所未有的“資金寒冬”,融資難、融資貴問題令小微企業、民營企業一度陷入舉步維艱的地步。

金融監管下民企風險的暴露,以及資金流動性的堪憂引發社會各界關注。之后,監管政策采取了一系列的降準組合拳,力求解救在水深火熱中的小微企業和民營企業。



比如五次降低存款準備金率,保證了流動性合理充裕,實現了貨幣信貸和社會融資規模的合理增長;引導利率下行,以市場化法治化方式疏通貨幣政策傳導機制;兼顧內外平衡,保持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穩定,國際收支更趨平衡;有效穩定宏觀杠桿率,管好社會總信用和貨幣的總閘門,把握好穩增長和防風險之間的關系,實現了廣義貨幣M2和社會融資規模增速與GDP的名義增速大體上相匹配。

2019年1月15日和25日,央行實施降準,寬信用征程仍在繼續。

3月5日,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作政府工作報告時指出,改革完善貨幣信貸投放機制,適時運用存款準備金率、利率等數量和價格手段,引導金融機構擴大信貸投放、降低貸款成本。加大對中小銀行定向降準力度,釋放的資金全部用于民營和小微企業貸款。



3月10日,央行行長易綱在兩會記者會上表示,下調存款準備金率還有一定空間,但比起前幾年空間小很多。


實際利率仍有下降空間


關于“如何降低實際利率”,易綱行長對此作出了進一步的闡述。他表示,實際利率等于名義利率減通貨膨脹率,假設通脹率較穩定,降低實際利率就是討論如何降低名義利率。降低名義利率中無風險利率的部分有助于名義利率下臺階,而降低小微民營企業貸款利率等風險溢價則有助于降低小微民營企業的實際利率。

當然,我們需要知道的是,從去年的貨幣政策來看,作為名義利率中的重要組成部分的無風險利率一直在下行區間。



總理在兩會報告中提到“深化利率市場化改革,降低實際利率水平”。結合央行的貨幣政策執行報告來看,實際利率水平已經開始下降,但幅度還遠遠不夠。

2018年四季度的貨幣政策執行報告中,關于金融機構貸款利率的表述分別為“穩中略升”,“基本穩定”,“基本穩定”和“略有下降”,而關于融資成本的表述分別為“基本穩定”,“呈下降態勢”,“較上年末有所下降”。可見無論是以貸款利率還是以包含債券、信貸和表外的全社會融資成本作為測度,實際利率水平均有進一步下降必要和空間。


解決高風險溢價


關于如何解決風險溢價較高的問題,易綱行長表示,一是通過利率市場化改革,另一個是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利率市場化改革,通過改革消除利率壟斷性因素,通過比較準確的風險定價、通過充分競爭來降低風險溢價。而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可以提高信息透明度,例如完善破產制度,提高法律執行的效率,降低費率等,以降低交易成本。

從這一點可以看出,重點的方向仍在聚焦在“改革”上。

利率改革方面,“利率并軌”可能是是疏通貨幣政策傳導的一個重要環節。

今年初,2019年中國人民銀行工作會議指出,將穩妥推進利率“兩軌并一軌”,完善市場化的利率形成、調控和傳導機制列入工作重點。



2月21日,央行發布《2018年第四季度中國貨幣政策執行報告》也披露,下一階段將穩妥推進利率“兩軌合一軌”,繼續培育市場基準利率和完善國債收益率曲線,健全市場化的利率形成機制。

金融供給側改革方面,政策高層也給予了高度的重視。

2月22日,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在中央政治局集體學習中指出,深化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要以金融體系結構調整優化為重點。這是金融供給側改革首次在中央層面被公開提及。

3月5日的兩會”部長通道”上,央行黨委書記、銀保監會主席郭樹清表示,“解決好對小微企業和民營企業的貸款、信貸支持和金融支持,是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最重要的組成部分。


2019會降息、降準嗎?


央行行長易綱在兩會記者會上表示,金融危機后,現在發達國家的法定存款準備金率比較低,但超額存款準備金率較高。發展中國家一定的法定存款準備金率是合適的,通過下調準備金率在中國目前情況下還有一定空間,但比起前幾年小多了。

專業人士分析認為,政府工作報告中已為降息埋下暗線,易行長進一步闡述了如何降低實際利率,主要從無風險利率與風險溢價兩個角度。而內需走弱下若PPI持續為負,則對實際利率會產生拉升的作用,將支持降息以降低實際利率。



歷史上,CPI與PPI分離階段,因此,降息更加關注PPI。降準方面,建議關注貨幣政策工具創新對流動性的支持。經歷了2018年以來5次降準后,降準空間相比前幾年較小,但針對小微民營企業的定向降準仍然存在很大概率。

除降準外,關注貨幣政策工具創新對流動性的支持。近年來央行的貨幣政策工具創新并不局限于MLF,PSL、TMLF等也將逐步成為長期流動性的投放渠道。長期主動擴表貨幣政策工具的創新,一方面可以從央行的擴表來引導銀行的擴表,另一方面則是其結構性效果相對于全面降準更有利于緩解小微民營企業融資難的困境。

所以,2019年降息應該不是央行的重點,降準的空間也應以定向降準為主,或有可能通過推出更多新型的貨幣政策工具,來解決資金的傳導機制問題。


推薦閱讀

掃一掃X

匯中財富

關注匯中財富官微

青龙出海怎么玩

  Powered by CmsEasy  留言